凤凰语文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楼主: 冯忆文

[原创]如师附小六(10) 第九纵队 习作专帖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2 1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尽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晚餐开始了。

玻璃餐桌被抹布的潮湿浸泡得锃亮闪光,拉出一条斜斜地光斑。两副碗筷,几碟小菜,构成了最具生活气息的加法。

妈妈手肘撑在餐桌上,泰然自若地持着一碗银耳汤,对着碗口吹了一圈凉气,漫不经心地问:“安琪,明天的考试有把握吗?”话毕,轻轻啜了口汤水,便是一声若有若无的“啧啧”、我用小勺胡乱地敲了敲碗沿,“叮,叮”苦恼地揉了揉头发,喃喃道:“哎,简直糟透了。”“哦?”温和的目光抵上了我的双颊。我长叹一口气,无奈地叙述道:“试题特别厚,再说,儿童节派对就是明天提前举行。”说着,垂头丧气地缓缓抿了口银耳汤,心中依旧苦水泛滥。

“对呀,最后一个儿童节该好好规划一下。”妈妈将手顶着下巴,清澈似泉水的眼神笑意吟吟地打量着我,小虎牙仿若一枚珍珠俏皮地露了出来。“说吧,想要什么礼物?”她把碗“啪”一声放在了桌上,不动声色地注视着我。

这唐突的举动是我慢慢吞吞地盛了勺银耳汤,浅浅地吮吸着。在满含期待的目光里,将小勺插在碗中央,搅出毫无规则、杂乱无章的涟漪,才提出弱不禁风的提议:“考完试会很累,就待在家里吧。”“不不不。”老妈连珠炮似的拖着长调,大手一摆,“干吗不去看场电影?”“本来我就很累嘛!”我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闷闷不乐地皱着眉头继续喝着银耳汤。

妈妈却充耳不闻我的抗议,自顾自地仰着脸,眼睫毛在昏黄的灯光下颤抖不断:“不如带你吃点美味吧。”“妈。。。。。。”“我来想想看,嗯,我亲自下厨,还是出去吃?”妈妈依旧喋喋不休地讲着话。银耳汤的热气一点点地消退,我错愕地瞪大了双眼,将脸埋下吸了口汤水,可挡不住鼻头酸涩,和心底酽酽潮水的迸发。

这种爱,或许只有您才能给予。

华灯初上,光影朦胧。

千万个夜,如此无尽地度过。。。。。。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2 20: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青春不朽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瑟瑟——”徐徐的冷风强有力地掠过黛绿色的小坡,让密集分布的网甩动连连,并轰鸣炸响。

隐蔽处,一只灵活的手如飘扬的丝带几番掀动遥控器,大家身上的背带发出富有弹性的一声“嗡”,柔弱的肩膀扛上了轻便式的枪,双眼雄心勃勃地闪着明亮的光。“对方只是些小孩,只要我们分组行动,必胜。。。。。。”工作人员低沉的嗓音似浑厚的大提琴,一场充满青春的“CS战”正悄悄酝酿,宛如一壶琥珀色的陈年美酒。

CS战”,拉开了火红的帷幕。

由我、湘和耿乐组成的突击小队像汹涌的潮水从左边冲出。我把枪端平持在胸前,头掩埋在湘身后,只见她挺着坚韧地身板,高挑的个子使其英姿飒爽。“砰!”眼前乌黑的剪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缩,狠狠地将我拽入松软的草垛里。我先是脑中一片空白,随即将双目锁定在嘹望孔。敌方老巢还有一个“留守儿童”!我揉了揉胸口。幸亏躲得快,耿乐呲之以鼻:“胆小鬼!”湘立马回了他个“脆栗”,说:“你小子还挺能干嘛!居然发现了藏身点。”顺着她修长的手指望去,耿乐悠然置身于阴暗的矮哨内,一段小小的台阶因黑而混沌不清。湘急忙吩咐:“小乐待在这儿,我俩支援姐姐去。”话毕,已不见踪影。

我连忙抱着枪跟了上去,耳畔回荡起仿佛爆竹般热烈地响声“砰!”我对着模糊的蓝影乱开一枪,头朝后一仰,抓着土包一角蹦了下来,猫着腰沿着土包小心翼翼地移步。可离目标一步之遥时,不远处木箱后鬼鬼祟祟的枪口仿佛刺痛了神经。我抿了抿嘴角,宛如一只懒洋洋的海龟趴上了土包,脚尖一点一点往上挪,然后按着一堆枯草敏捷地上了草坪,好像脱缰的野马不顾一切地猛烈奔跑,枪好似雷达一样暴怒扫射。电光火石交织间,我转移进入了小木屋。

“啪!”湘与我击掌欢呼:我让两人丧命。姐姐神色严峻地说:“我只有一条命,你们快入地道前往另一个木屋,把那儿的敌方来一个一锅端。”我们乖巧地点了点头,郑重地迈入地道。可刚从尽头探出枪,却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我一拍大腿,惊呼:“调虎离山计。”急忙向窗口探出头,看见姐姐已被包围,神情涣散。

倏忽,一片冰凉在我的肩膀上弥漫开来,似一团冰霜。我疑惑地转过身来。“嗡——嗡——”耳朵如同萦绕了上百只蜜蜂,盘旋着枯燥刺耳的声音,我抓着枪的手拼命捏着,指关节突起发白,口腔发燥,那“嗡嗡”声戛然而止,我亦屏住了呼吸,只听见“噗”一声,胸前的纽扣大小的生命之灯霎时间撒上了落日的余晖,红彤彤的。“你。。。用光生命了?”话音刚落,我的目光定格在冰凉的手和细细声线的主人——娇小玲珑的雨岑。我一脸困倦地点了点头,所有的希望仅是星火燎原。雨岑仿佛受惊的小兔,抖着唇瓣,语无伦次:“姐姐帮助我逃跑了,为什么你好好的也失去了生命?”我长叹了一口气,无言以对,只得安抚微微颤动的雨岑,突然灵光一闪:“我去‘炸尸’吧。”我搓着手叮嘱道:“湘,一定要消灭主力。”

湘骤然抽搐嘴角:“别去啊。。。。。。”

我已小跑而出,轻便的鞋划出干净利落的弧线。123!我双手环胸,纵身跃入敌方聚集地旁的草丛。散落的青丝稍稍遮住了视线,但我无比精确地故意将枪抵在额前,不断摇晃,并招摇着已被击中的迷彩头盔。对方朝我转移了视线,精密的枪管一致指向我,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方尖利的狙击枪一触即发,敌手的生命之灯在极有韵律地声音里接二连三地红成一片。另外埋伏着的耿乐也在渐渐逼近。

我扯下头盔,兴奋地呼喊。

把热血挥洒,青春便被浇铸为永垂不朽。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2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鼻炎的烦恼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很多成年旧事,在磨合中不咸不淡地过去了。唯独“鼻炎”这个烦恼,仿佛成了掌心之痣,根深蒂固而隐隐约约地存活着。

寡淡的面容显得我格外安详,殊不知我曾经任性地蹬翻柔软的薄被,让寒意催生出如影随形的鼻炎。

初春的清新迎面而来,母亲便牵着我的小手去拜访阿姨。刚进阿姨家,我便把地板踩得“砰砰”直响。匆忙扯下一抽面纸,松开掩着鼻子的手,狠狠地盖上纸巾,双手稳稳按住左右两端,拧着细长的眉抽动鼻腔,使劲朝前一倾,才解燃眉之急。紧急着,我轻轻合起面纸,将那团污秽物扔进了垃圾桶,长叹一口气,吐了吐舌头。

阿姨端来一盘水果,与母亲并肩而坐,询问道:“安琪怎么了?”母亲连色彩斑斓的小家伙们都未碰,揉了揉太阳穴,娓娓道来:“是鼻炎,特别在花粉繁多的春季泛滥。”“啊?!”阿姨浅色的瞳孔如猫眼般圆润,向我转投怜爱的目光,“日常生活很麻烦吧?”她的慈爱是我浑身不自在,不禁双颊发烘,心里暗暗嘟囔:不就是鼻炎嘛,人人都大惊小怪的,不停窃窃私语。倏忽,我鼻内一紧,赶忙眼疾手快地拉出一张纸巾挡住坚挺的鼻尖,闭着双目,用力一嗅,闷闷不乐地让纸团乘上了滑翔翼,苦水直浇心田。哎,说曹操曹操到耶!

母亲与阿姨亲密地煲起了“家常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拿面纸的次数越来越多。最后身体都麻痹了,擤出“呼——”的粗鲁响声,母亲连忙侧目端详,阿姨几乎时刻都偷睨着我,我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渐渐地,纸将人中摩挲的粗糙痛痒,像纤细的银针扎到了肌肤,红肿起来,而整个人,也宛若《哈利·波特》哭泣的桃金娘,颤巍巍地抖着肩膀。

这还不是最痛苦的。一到鼻炎多发季,每天,各式药似潮水涌来。我先取来一粒黄色药丸,塞进口腔,灌了一大口水,艰难地吞咽着。药丸却好像黏乎乎的橡皮糖,粘在了嗓子里,任凭我拼命地咽着,仍徒劳无功,还猛烈地干呕起来。双眼用力一瞪,药丸突然顺畅地落下,我胆颤心惊地怕了拍胸脯,等待第二道烈火以我涅。父亲捧起我的双颊,朝鼻孔喷了一道晶莹的药水,我仿佛被人强行喂了墨西哥辣椒,呛得我苦起了一张脸,只得咬牙相对。

痛痛连连,忧心忡忡。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2 20: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刻,永恒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闲听落花细碎飘落,轻轻的,伴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老宗,就要回来了!

偌大的教室,充满着欣喜若狂的气息,仿佛油锅里加进了一滴水——炸开了。王许淇捋了捋额前的黑发,三下两下圈起了自己的本子,放在唇瓣之间,公鸭嗓像无限放大的超声波回荡在组内:“好消息,好消息,老宗归来啦!”说着,抖了抖眉梢,手舞足蹈地跳了段迪斯科。石陈菲双手合十,天真的微笑浮现了出来,梦魇般地说:“不知老宗身体如何呢。”如同漾着一汪水的眼睛突然定格在前门。

几个男生停留在门前,准备充当灵敏的喜鹊。王彦东一边抓着毛发蓬松的脑袋,一边耸着肩,瞄着腰,俯在门上探听“军情”。教室里安静些许,望着他挤眉弄眼地扭着身躯,急得顾高昊凑了上去,圆溜溜的瞳孔快成对眼了。“老宗,过来了!”他沙哑地低喝道。或许是“近乡情更怯”,“情报员”们迅速退回了位置,

一开始,老宗的气息还不是很强烈,身心全被懵懂地心路占据密不可分,好像在不停“砰砰”擂鼓,响到了极致。老宗,您身体可好?您好久没来上课了。思念之意缓缓萦绕脑海,我不由得抬起头来,微微伸长脖子,变化着角度注视着门口,似乎哪儿是一块无上的宝地,值得我千万次瞻仰。可仅仅一动,心好像瞬间跃上了富含弹性的蹦床,愈发快速地移动,就要跑出嗓子眼啦。老宗,回来吧!

倏忽,熟悉的脚步声“嗒嗒”传来,仿佛手铃敲出的平缓韵律。我欣喜若狂地捂住了嘴,心宛若雨后初晴,划过一道绚丽的彩虹。大家的目光都闪烁着喜悦,犹如轻盈的白鸽展翅翱翔。脚步近了,顽皮地停止,我们都在勒紧的心儿里暗自催到:老宗,老宗,快进来。恍惚间,一个身影猛然扎进了教室,大大咧咧,不拘小节——

一头长发披肩,不算精致但格外亲切的五官炯炯有神,脸色既不是病态的苍白,也不是清枯的蜡黄,而呈现着温和的米黄。一套大衣松松垮垮地穿着,即便生了病,仍风采不减。

不是老宗,还能是谁?

调皮鬼们早已按捺不住性子,站在座位上振臂高呼:“呜——”,李培丞干脆离开了座位,虽然拖着一条伤腿,但是他坚持冲上前去,从上到下打量着老宗。不知谁开了个头,所有人  都神采飞扬地鼓起掌来。“啪啪!”仿佛春节时一串火红的爆竹,激起心底的涟漪。

老宗似是发怔,却吞下了哽咽,微笑着大叫:“孩儿们,我想死你们啦!”

那一刻,一如LOMO相机的胶片,被凝固为永恒。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2 2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涤尘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一间不大的书屋,招牌上深蓝色的打字清清爽爽。但丰厚的雨水冲落了粘稠的漆面,悄无声息地把它融化成齑粉。

书屋常坐一位老人。

我漫步进入室内,玻璃门却被各式图书海报粉饰的满满当当,让人炫目。接着,禅意悠悠的佛乐像酥酥的茶香飘满整间屋子,我的目光便锁定于书店“掌门人”,和善的奶奶身上。

老人银色的鬈发仿佛一团光泽饱满的天鹅绒,微微盖住了红润一如红富士苹果的脸颊。柔和的双眼眼角轻轻下垂,拉出几条深浅不一的“沟壑”,似被秋露蚕食过的老菊,却又一丝淡淡的韵雅。浅色的碎花小衫罩着身躯,边上宛若镶了一圈月光。奶奶正握着玫红色的播放器,闭目养神,听见我的脚步,扫了一眼,笑容便洒落,用方唤道:“安琪哎!”

“奶奶。”我甜美的应了一句,“我先去看看新上架的书。”话毕,就要迈开步伐。“奶奶,请问这本书要多少钱?”我诧异地循着娇俏的声音望去,那是一个玲珑的小女孩,嫩笋样的小手怯怯地把书递上前,那多么像曾经的我,可我们都与一位若书似的慈祥地老人相遇。

依旧是朴素的方言:“让奶奶看看。”只见老人颤巍巍地拿起桌上的眼镜,架到鼻梁上,将一缕碎发顺到耳后,然后小心翼翼地接过精美的书,好像对待自己的疼爱地孩子般爱抚地捋平页面,稍稍一拂,慢慢地翻挪书,埋下头,眯起眼睛,独自呢喃:“28元的书当然要打折,,打折后是25元,算了,那么热爱书,就20元吧。”她豁然开朗地点了点头,满头银发在半空中颤动,宛如亲切的圣诞老人,格外美好。“20元,20元。”老人微笑着说,嘴咧开,澄澈的牙齿居然细腻如玉。女孩脸涨得通红,把一张攥得湿热的钞票塞进老人手中,取过书,一阵烟似的溜走了。

老人平静地笑着,敦厚的面容倒有一种湿润之感。她再次舒坦身体,靠着椅子上任佛乐流潺,好久才幽幽地吐出一口清气:“安琪,要领杂志吗?”“嗯。”她轻轻地扯了扯衣襟,踱步到我身旁。我跟着老人走到堆放杂志的书柜,看着她找出登记簿,详细而一丝不苟地记录着杂志领取情况。

“啊,安琪,要不要吃茶叶蛋?”老人蓦然惊叫出来。我“唔”一声皱起眉头,持视线转移到书柜旁的一个深底碗。浓郁的卤水仿佛一片水域浸渍着圆溜的鸡蛋。“这。。。。。。”小小的手心便被鸡蛋填满了,装着杂志的纸袋也搭上了小臂。老人和蔼地摸着我的头说:“吃吧,奶奶给你的。”

茶叶蛋是温热的,给手心带来了湿度,也似一股暖流触动了心弦,让我久久难忘。

在梦里,我知道穿过小巷一拐就是书屋。

因为,那儿有书香,以及一位慈祥的老人。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6 1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里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把纷乱的书页丢向一旁,空落的视线就会盛满你的身影,孙茗语。

思绪飞到了那天。初春降临,夜色浑黑如墨,可“淅淅沥沥”的小雨颇有节奏地润湿了嶙峋的石板路。我和你躲在书屋屋檐下,等泠泠过来接我俩。

被雨刷洗过的空气透着沁骨的凉意,我把外套狠狠绷在身上,却接连不断地战栗着,“嘁——”而你已面色苍白地打起了喷嚏,一张面纸在半空中乱舞。我忍不住用鞋底“咝咝”摩擦着地面,心底的烦躁愈发强烈,雨似乎也越下越大了,淹没了模糊的目光。

“呼”我吁了一口气,将手插入了裤袋里,一个黏腻而圆滚滚的事物忽然被握进掌心。我惊奇地抽出手来,双眼一睨,竟是一片殷红与奶白交融的包装。这不是早餐的巧克力吗?我暗自思忖道,仿佛走进了绿草如茵的仙境,即刻开了燥热的口:“孙孙,吃吧。”

你搓了搓冰凉的手,眼色颤抖不停,沉寂许久后拘谨地说:“这样不好吧。”“可是你很冷啊。”我快人快语地反驳道。你悄悄地抿了下唇,还是接过了巧克力,宛若拿了他人糖果的孩童,一声不吭地揭开口,慌忙“唰”一声屈着腿蹲了下来,埋着脸取出小勺轻轻一挖,便伸舌将巧克力卷入口腔,食不知味地慢慢咀嚼着,发丝轻摇。

你窘迫的模样让我们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咽了口口水,也快速地弯下身子,朝你像红腿陆龟般慢悠悠地挪了几步,一言不发地与你并肩蹲下。雨丝密密麻麻地坠落,织起了澄澈的雨帘。我则和你相互依靠,带来暖意悠悠的氛围。没有一次交谈,你就似机器人一样机械地转动勺子,掀起酥松的巧克力,“嚓嚓”娴熟地牙齿开合,微微发白的唇渐渐舒展出淡然的笑靥。

我好像找回原来的你了。

你又恢复活蹦乱跳的淘气形象,将金灿灿的狮子模型凑到我眼前,问:“可不可以把赠品送给我?”“当然。”倏忽,我就被脆香的榛果堵住了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你笑嘻嘻地举着勺子,眸子清澈,声音明净:“以后,我们可要用小狮子来相认哪!”再把我拢入怀里。可,心扉不再平静。

这就是100%纯天然友谊吧。我情不自禁地笑着回想起网络上的一句笑谈。但这不是玩笑。

与你相逢,在暖风熏人的春天里。。。。。。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9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香天外飘

如皋市师范附属小学六(10)班祝安琪

绿色、淡香,一向为人们所向往,譬如一撮绿茶,譬如一树碎叶。端午,又何尝不是绿的戏台,香的合唱团?

阳光深深眷恋地倚着窗,早早地,外婆就开始准备制作粽子了。箬叶浸泡在冰凉的清水中,洁白如沙的米粒安静的沉睡着,微微散发的香气已经萦绕在小小的屋子。本草纲目》记载:“,俗作粽。古人以菰芦叶裹黍米煮成,尖角,如棕桐叶心之形,故曰粽,曰角黍。近世多用糯米矣。”概括了制作粽子的种种,但见外婆娴熟地翻飞着似相嬉双蝶的手指,真正瞠目结舌!

只见外婆轻盈地拈起一片碧绿若扁舟的箬叶,指尖夹住其迅速一滑,脆嫩的叶就被捋得四四方方。她眯起狭长的眼睛,拨动箬叶稍加调整角度,揪起边角朝内一折,柔韧的绿叶便被摆布成倒着的细腰蓬蓬裙,一滴晶莹的水珠无声无息地坠落。

外婆舔了舔嘴唇,笑容让她的脸绽成明艳的花朵:“琪儿,马上就好了!”我期待地注视着外婆的双手,苹果肌红润发亮。话毕,外婆认真地低下头,继续马不停蹄地制作粽子。她抓起仿若雪白雏菊一般的糯米,“噗嗤”一声,犹如纤长的白练挂进了鼓鼓囊囊的呈漏斗形的箬叶,很快,粽子便撑得圆墩墩的,好像一个吃的过饱却踌躇满志的少年小胖,却牢牢地固定在手心,红绣球似的饱满的红枣被平稳地放在中央。

“喏”外婆轻哼一声,速度一下子提高不少。她抓起垂在一段的箬叶,仿佛在为他人包扎一样绕着半成型的粽子飞快地游走,仅余的粽叶好似她的舞伴,依靠着外婆灵活的手指,时而拧动身躯,来个360°的华尔兹;时而扬起头颅,朝上方一个滑步,帅气地偏移;时而软软一弯,干净利落地上坡下坡。不一会儿,嫩绿的箬叶只剩下短小的一节,外婆捻了捻叶边,如同完美的藏头针不着棱角地插进隐秘的空隙。

箬叶青涩的淡香便在动作中丝丝缕缕,更强烈地氤氲在厨房里,可又是那么淡雅,像窗上透澈的水气,在鼻腔内舒展着。我徐徐地吁出一口气,开心的暗自思忖道:快了,快了,一个粽子就要被制造出来了!“琪儿,把绳子给我。”抽风机一样“呼哧呼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乐呵呵地递去一个不锈钢小盆,外婆抽出绚丽的红绳,将它顺整齐,沿着粽子的纹路三捆两捆,然后攥起绳子扎起软绵绵的蝴蝶结。“砰”只听一声鲜明的脆响,粽子成功诞生!

端午的气息便这样偷偷降临。餐桌上一株翡翠般的艾草娇艳欲滴,清糯的香呼之欲出,充溢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像原木的自然味道,像清茶的淡淡苦涩。

清香天外飘,有节名端阳。

指导老师  宗亚薇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034

帖子

1万

积分

临水望客

积分
12498
发表于 2013-6-9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组员们,积极点啊!

生命就像一场梦,一场别人的梦,始终没有结束。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70& Id=1860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4644
QQ
发表于 2015-3-11 19: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4644
QQ
发表于 2015-3-11 19: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你们的作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445
发表于 2015-3-13 15: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世钦 发表于 2015-3-11 19:12
好期待你们的作文啊!

一年没见他们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4644
QQ
发表于 2015-3-13 18:5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339

帖子

494

积分

弄潮儒生

Rank: 2

积分
494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3:25: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一直在的,我们高二了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凤凰语文论坛  

GMT+8, 2018-10-21 11:26 , Processed in 0.120019 second(s), 16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3-2014 凤凰语文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