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语文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274|回复: 1

从“风筝”到“园子”……二稿

[复制链接]

31

主题

451

帖子

1356

积分

溪头醉仙

Rank: 3Rank: 3

积分
1356
发表于 2017-10-10 17: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点摘要:
笔者从鲁迅的《风筝》一文,反思到当下教育者对儿童的教育依然存在着种种封建家长制行为,以及所谓的以爱的名义施加在儿童身上的不易觉察的桎梏,很大程度上压抑了儿童的天性,影响了儿童的发展。笔者联系自身及同时代人的童年生活,提倡当今社会的教育者们能够给儿童多一点广阔的、有益儿童身心发展的精神环境(鲁迅和萧红笔下的“园子”),少一点家长制观念带给儿童的身心桎梏,并分享了自己一点粗浅的实践。
关键词:        儿童教育     健康发展    “园子”

“风筝”到“园子”,我们究竟有多少路要走?
——关于儿童教育的一点思考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每每见到孩子们放飞风筝、畅享欢乐的情形,我的心情也会随着飞扬的风筝轻松起来。而读过鲁迅《风筝》的人,不知道此时有没有人也如我一样,思绪又慢慢从天上落到地下了。
    鲁迅曾经以放风筝“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艺”为由,粗暴地践踏了小弟弟偷偷将要完工的风筝。二十年后鲁迅终因看了一本外国讲论儿童的书而回忆起“幼小时候对于精神的虐杀的这一幕”,怀着沉重、愧疚的心情几番努力,却终究于事无补!《风筝》所揭露、控诉的是封建宗族制度对儿童的摧残,然而我读着《风筝》的时候却在想:封建宗族制度已被推翻的今天,对儿童精神虐杀的悲剧就真的不存在了吗?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君不见无论新闻媒体还是我们身边,虐杀儿童的案例可谓随处可见。施虐者是父母的:有由着自己的心情随意打骂孩子的;有拿着爱的借口不顾孩子感受给孩子报满了各种补习班,剥夺了孩子许多玩耍游戏的时间;有以安全为由过度圈养孩子造成孩子孤僻低能的等等。施虐者是老师的:有对成绩不好的孩子挖苦训斥的;有对调皮捣蛋的孩子不当体罚的;有对犯错的孩子穷追猛打不能宽容的等等。这些对儿童天性和自尊心的虐杀,造成了诸如自暴自弃、麻木不仁、离家出走、叛逆加剧、野蛮报复等悲剧,不胜枚举。
    鲁迅因为看了一本关于讲儿童的科学书籍,认识到封建宗族制度对儿童的精神虐杀。由此看来,读书可以让人获得进步思想,推动文明的进步。然而当我们从封建的土壤中觉悟,俯身下来,给予孩子太多太多的爱与温暖之后,却又出现了另一种尴尬。
    某实验中学甚至知名大学的学生,因为被老师批评几句或者和父母斗嘴几句,或者觉得学业压力过大、难以面对某种挫折等等,就轻描淡写地用跳楼等极端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这样的事件在享满宠爱的孩子身上,竟然屡见不鲜,更讽刺的是这些孩子的父母不乏众多的高知和教育者。
    有的孩子因溺爱变得脆弱甚至轻生,也有一些孩子在爱的滋养中成长为拥有高薪高职的成功人士。然而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却最终未必能使奉献满腔爱意的父母感到自豪、欣慰。作家龙建刚写了一篇关于独生子女的文章,反映了大量深爱儿女并把孩子培养得事业成功之后,却深深地痛苦困惑着孩子并不能体谅孝顺自己的亲人!我想,独生子女的身份也许并不是如今很多孩子不懂得孝顺的根本吧。
    父母对于子女,进行精神虐杀、让孩子缺少关爱不行,对孩子施予太多的爱,也不好,那么,究竟要怎样去爱,才是不多不少,正正好?
这个问题太难,我不能回答。可是我的心里却蓦地出现了园子!是的,“园子”!
    “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无味的冬天,也是可捕鸟的。”这是鲁迅家里的百草园。
    “爬上花坛去折腊梅花,在地上或桂花树上寻蝉蜕。最好的工作是捉了苍蝇喂蚂蚁……”这是鲁迅学堂三味书屋的园子。
“一切都活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祖父铲地,我也铲地;因为我太小,拿不动那锄头杆,祖父就把锄头杆拔下来,让我单拿着那个锄头的‘头’来铲。其实哪里是铲,也不过爬在地上,用锄头乱勾一阵就是了……”这是萧红和她祖父的园子。
    和这些“园子”比,现代家长给孩子们提供了似乎更多、更丰富的“园子”:公园、游乐场、夏令营旅游、各种艺体班辅导班等。和鲁迅萧红的园子不一样之处,在于这些园子少了更多的大自然原始气息,多了过多的家长和老师操控的“规则”和“保护”。因此这样的园子也就少了更多的新奇和发现,乃至更多的磨炼和促使成长的思考。
    鲁迅先生在百草园里,和虫鸟为伴,和泥墙树木为伍,尽情地释放儿童天性,这里的园子允许他犯错误,他也体验到为自己的玩乐承担先生的责罚……这恰好证明了生命不可能是无节制的自由,我们个体的成长无时不和周围的事物发生这样那样的联系和影响。萧红的人生何其短暂,只因她的童年有慈爱宽容的祖父的陪伴,他们的园子便成了她的天堂和乐园,即便以后的生活饱受苦难,她也让自己的生命充满了阳光和色彩,炽热地爱着祖国和苦难的人民!这样的生命便会懂得奉献和眷念,并以此为快乐和使命,又怎会轻言放弃?
    这样的园子,也使我体验到人的渺小和尊贵。我也很幸运童年能在这么自由的园子里成长:酷暑中三五成群的小伙伴举着长竹竿、光着小脚丫,满村子里跑粘知了;把干涸的水沟当成长大才认识的“滑梯”玩到鞋底磨破;放学后背着大背篓到田野里割猪草却沮丧着总也装不满;瞒着大人脱鞋抓鱼差点淹死回家也不敢讲;跟着父母下地点化肥、沿路捡麦穗累得一次次想放弃最终咬牙坚持住……
    这样的园子,有父母“诚实做人”的殷殷嘱咐,有他们严于律己、宽容待人的无声示范,更多的是在大自然里劳动和玩耍中,不知不觉培养了我们善于动手、乐于尝试、同伴合作、吃苦耐劳、体谅父母、勤奋学习的品质,也使得我在多年以后仍然能够保留对大自然一草一木、一虫一鸟的好奇与敬畏,并有从中获得乐趣的能力。马克思、恩格斯、苏霍姆林斯基这些大师早就定律一般告知了后人“劳动是最好的教育”,不过如今的孩子们,纯属于解决个人生活需要的劳动,事实上却也因为家长观念或无奈的“学业压力”,成了难以实现的行为。
    还有很多人也和我一样,看到了开放的“园子”存在着这样那样不可预知的危险而不敢尝试,不过笛福在《鲁宾逊漂流记》中说过“害怕危险的心理,要比危险本身可怕一万倍”,也许会让我们思考“矫枉过正”或者“因噎废食”的危害。
有一次,我埋在自家菜园里浇水,忽然想起萧红和她祖父的园子,情不自禁地举着水龙头肆无忌惮地洒向天空,却被女儿笑为“痴狂”。我不禁想起女儿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是她刚上小学的时候,我为了锻炼她的所谓独立性,不顾她害怕的苦苦哀求,让她独自在一个房间睡觉。好几次夜里我发现女儿居然在黑暗里蜷缩在我们床头或蹲在地上!后来慢慢大了我让叫她跟我一起睡她却不稀罕了,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自以为是!根本没有在女儿害怕的情况下去走进她的内心,去陪伴她的精神世界,给她提供一个安全的“园子”。也许正是我对她处处设置“标准”“樊笼”,才造成她后来过于在意别人的眼光,不敢放开自己的胸怀去释放自己当下的情感。那么就是说我——一个自认为不断学习新事物新思想的教育者,也曾麻木不仁地践踏过孩子“风筝”?
这些阅读和经历,使得我在工作上对学生的教育也产生了变化。以往学生违反了纪律甚至是惹了祸,我通常是立即严肃指出错误,教导应该怎么怎么做,并且让孩子立即表决心下不为例,情节严重的还要罚值日、写检查等等以儆效尤。至于孩子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似乎并未认真去反思过。现在面对学生各种令人恼火的行为,我的第一反应是“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Ta现在心里会是怎样的?我怎样才能帮到Ta?”
在我班上有好几个男孩子课堂总是心不在焉,即便屡次点名也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反应及时,积极参与学习互动,而家长也像预见到一样多次询问孩子“是不是上课不听话啦,在家也不听话烦死啦”。经过观察,我发现孩子的僵化表现恰恰跟家长拿孩子当生活不能自理照顾有很大的关系。于是我便跟家长耐心沟通,建议他们相信孩子,大胆放手让孩子自己做自己该做好的事,其次再严格检查效果,并且在此过程中要细心捕捉孩子的点滴进步去鼓励。否则孩子整天就被包裹在“我不行,我很差”的评价中,上课又怎么会有动力呢?缺乏具有最大能量的家庭环境的支持,老师反而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果然经过家校配合,这类型的孩子学习精神有了明显提升,作业质量也提高了。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另一个孩子成,因为父母在其两岁就离了婚,跟着爷爷奶奶过。一年级入学第一次美术课,我进教室转了转,成的画让我心惊:整页纸充满了笔触果断狠辣的圈圈,繁复交错,一片灰暗,使我想到了梵高。这是一个智商足够高,却因为在关键期缺爱,变得内心极其敏感脆弱容易情绪崩溃,亲密关系上属于不安全类型的孩子。短短半学期,所有老师都领教到他一不高兴就撂挑子一字不写,动辄跑出教室躲得难以找到的状况。弄得老师们只能哄而不敢批评,才维持相安无事。但我想老师们就像捧着个瓷器一样对待他却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努力跟他和家长沟通,试图帮成融入集体,但成依然不肯和老师讲话。直到有一次我发现成在别班清洁区挥着个大笤帚舞,旁边两个女孩子气得噘嘴,说成洒沙子在她们清洁区,还拿她们扫帚玩。我安慰好女孩子,拉着成进了办公室。我先绝口不提他撒沙子抢扫帚的“错误”,问:“成,刚才老师发现你挥扫帚很有力量的感觉,你是不是把它当飞行器啦?就像我们课堂上做的游戏‘骑大马’?”成听了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不置可否,但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又问:“你不想说,那看老师猜得对不对:嗯,你是值日的时候没有被安排到清洁区,觉得有点遗憾,也想扫地对不对?”成没有否定我的话。我想他不反感就是我猜对了。于是又用颇有兴致和商量的语气跟他讲:“这样,你看咱们才二年级,扫清洁区好多同学还不会,老师也正发愁呢!今天你不是值日生,但老师想请你帮个忙,参加今天清洁区值日怎么样?”成表现出有兴趣的样子“嗯”了一声。我赶紧问他知不知道今天谁值日,他说不知道。我找出洒扫表给他看:“你看今天的值日生是这些同学,老师觉得你会扫地,我等会告诉组长,这次清洁区由你负责,你来选两个小伙伴跟你一起干怎么样?”“好。嗯,我选***和***。”成认真地看着洒扫表说。搞定他指挥清洁区卫生工作的事,最后我才扶着他瘦弱的两肩,有些嗔怪的说:“成啊,你洒的沙到地上会让小朋友走路打滑,很危险哦,老师的车也停在那里了呢,走的时候我得小心了。还有啊,万一沙子吹到小朋友眼睛里不能及时看医生也会有瞎掉的危险呢,你的眼睛这么漂亮是不是平时一点点东西进去了都很难受啊?”成不吱声了,似乎是听进去了。我马上换了轻松的笑容:“好了,去找你那两个小伙伴,告诉清洁区的事吧!”望着成轻松离开的背影,想到这次他居然能跟我交流两个回合,真是天大的进步啊!我想,我算不算是学会开辟了一点点成的“园子”了呢?不管多艰难,今后我会和家长们一起努力,给孩子们开辟一片片更广阔自由的“园子”!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如我一样的同仁和家长,思考过类似与“风筝”和“园子”的问题,但是我确信,“风筝”问题是依然存在的,那个好的“园子”却非常稀缺。那么,从“风筝”到“园子”,究竟有多少路要走,应该是我们全社会现在最需要努力的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5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900
QQ
发表于 2017-10-11 15: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文章,曾经读到过?不过,教育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成长的道路上,路径究竟是怎样的,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文化语文,擦亮审美的眼睛;诗意课堂,创享自由的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凤凰语文论坛  

GMT+8, 2018-7-18 18:54 , Processed in 0.048904 second(s), 15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3-2014 凤凰语文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