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语文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茉莉.茜雨

[推荐书目] 班级共读:一起来读《呼兰河传》 镇江实验学校 ---五(1)班

[复制链接]

81

主题

2674

帖子

61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184
发表于 2018-4-13 16: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沫曦言 发表于 2018-4-12 20:06
祖父锄地,我也锄地;因为我太小,拿不动那锄头杆,祖父就把锄头杆拔下来,让我单拿着那个锄头的“ ...

批注非常详细,花心思了!
紫若如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83

帖子

84

积分

弄潮儒生

Rank: 2

积分
84
发表于 2018-4-13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羚 发表于 2018-4-13 16:53
批注非常详细,花心思了!

哈哈,何老师过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5

帖子

25

积分

春江载友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卓远 于 2018-4-15 14:08 编辑
紫羚 发表于 2018-4-8 11:21
引用文中的词句,加上双引号。

好的,知道了。谢谢何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5

帖子

25

积分

春江载友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卓远 于 2018-4-15 14:36 编辑

“严冬已经封锁了大地,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他们毫无方向的,随时随地的,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开裂了。”      

    这句话形象生动的写出了严冬季节呼兰河镇大地开裂的样子,让我仿佛看到了大地上那一条条大小、长短不一毫无规律的裂口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6

帖子

26

积分

春江载友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卓远 发表于 2018-4-15 14:22
“严冬已经封锁了大地,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他们毫无 ...

写的不错哟!继续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

帖子

52

积分

弄潮儒生

Rank: 2

积分
5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卓远 发表于 2018-4-15 14:22
“严冬已经封锁了大地,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他们毫无 ...

继续加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2

帖子

22

积分

春江载友

Rank: 1

积分
22
发表于 前天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鸡从架里出来了,鸭子从架里出来了,它们抖擞着毛,一出来就连跑带叫的,吵的声音很大。


我觉的,这一段话写得非常的生动、形象,写出了鸡和鸭的活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

主题

2674

帖子

618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184
发表于 昨天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烨晨 发表于 2018-4-19 22:07
鸡从架里出来了,鸭子从架里出来了,它们抖擞着毛,一出来就连跑带叫的,吵的声音很大。

一出来,就连跑带叫的,突然就有了那画面感
紫若如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56

帖子

49

积分

春江载友

Rank: 1

积分
49
发表于 3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佳伊 于 2018-4-21 12:03 编辑
    “祖父说:
     “少小离家老大回…… ”
      我也说: “少小离家老大回…… ”
      都是些什么字,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只觉得念起来声音很好听。所以很高兴地跟着喊。我喊的声音,比祖父的声音更大。
       我一念起诗来,我家的五间房都可以听见,祖父怕我喊坏了喉咙,常常警告我说: “房盖被你抬走了。”
        听了这笑话,我略微笑了,一会儿工夫,过不了多久,就要喊起来了。
       夜里也是照样的喊,母亲吓唬我,说再喊她要打我。
      祖父也说: “没有你这样念诗的,你这不叫念诗,你这叫乱叫。”
      但我觉得这乱叫的习惯不能改,若不让我叫,我念它干什么。每当祖父教我一个新诗,一开头我若听了不好听,我就说: “不学这个。”
       祖父于是就换一个,换一个不好,我还是不要。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一首诗,我很喜欢,我一念到第二句, “处处闻啼鸟”那处处两个字,我就高兴起来了。觉得这首诗,实在是好,真好听, “处处”该多好听。
      还有一首我更喜欢的。:
重重叠叠上楼台,几度呼童扫不开。
刚被太阳收拾去,又为明月送将来。”
      就这“几度呼童扫不开”,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就念成西沥忽通扫不开。越念越觉得好听,越念越有趣味。
还当客人来了,祖父总是呼我念诗的,我就总喜念这一首。
     那客人不知听懂了与否,只是点头说好。”
      
       这篇和祖父学诗,祖父的和蔼,“我”的活泼天真都跃然纸上,无不表现了祖父对我的慈爱,祖父和“我”亲密深厚的感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凤凰语文论坛  

GMT+8, 2018-4-21 15:42 , Processed in 0.070732 second(s), 14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3-2014 凤凰语文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