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语文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楼主: 风清月朗

世上最幸福的战争(儿子成长日记)

[复制链接]

84

主题

5462

帖子

7982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7982
发表于 2006-1-14 1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漫步的心情在2006-1-14 8:48:00的发言:

有儿子,也烦着呢!呵呵!

没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寒江雪柳在2006-1-14 8:40:00的发言: 有儿子真好,羡慕着!
还羡慕呀?唯一的好处是让你学会顽强,并时时提高警惕,以防他突然来个扫膛腿或是擒拿手,定叫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文化小英雄和小苗苗的光监,你们同样是我的宝贝.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变的爱好

臭小子这一阵兴趣爱好像是小姑娘的脸,说变就变。两个星期前爱上了弹电子琴,一放学回家作业不做,零食没吃就趴在琴上不停鼓捣,什么《十一月的萧邦》《夜曲》《发如雪》,吱吱呀呀不成曲调,害得我只得耳塞棉球,向他讨饶。可人家不干,非得逼我静坐欣赏。这哪里是一个母亲过的日子?

  前几天突然又爱起了书法,每天拿着笔,写着什么行楷,章草,还不时从电脑中查什么繁体字,让我上网都不得自由。还得意地在我面前吹嘘,全班同学都以拿到他的书法作品为荣,括弧包括女同学,写了几个字就得瑟得不行。我赶紧恭敬地拿来一本新日记本,说:“请给我签个名吧,我拿去拍卖一定赚钱!”这才堵住了他的乌鸦嘴。

  这几天不知为何,臭小子强烈爱上了写诗。我正美美享受着鱼头汤,他停下筷作深思状,突然一只手劈向我的脖子,凶狠地问:“你说是亮军刀好,还是举军刀好?”真让我莫名其妙!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83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8809
发表于 2006-1-14 16: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有其母必有其子!

母亲这么厉害,儿子当然厉害!

日异其能 岁增其智 在心灵里播种——我的教育教学札记(八) http://bbs.xxyw.com/dispbbs.asp?BoardID=43&replyID=1518194&id=110208&skin=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4860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0120
发表于 2006-1-14 16: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风清月朗在2006-1-14 16:05:00的发言:

多变的爱好

臭小子这一阵兴趣爱好像是小姑娘的脸,说变就变。两个星期前爱上了弹电子琴,一放学回家作业不做,零食没吃就趴在琴上不停鼓捣,什么《十一月的萧邦》《夜曲》《发如雪》,吱吱呀呀不成曲调,害得我只得耳塞棉球,向他讨饶。可人家不干,非得逼我静坐欣赏。这哪里是一个母亲过的日子?

  前几天突然又爱起了书法,每天拿着笔,写着什么行楷,章草,还不时从电脑中查什么繁体字,让我上网都不得自由。还得意地在我面前吹嘘,全班同学都以拿到他的书法作品为荣,括弧包括女同学,写了几个字就得瑟得不行。我赶紧恭敬地拿来一本新日记本,说:“请给我签个名吧,我拿去拍卖一定赚钱!”这才堵住了他的乌鸦嘴。

  这几天不知为何,臭小子强烈爱上了写诗。我正美美享受着鱼头汤,他停下筷作深思状,突然一只手劈向我的脖子,凶狠地问:“你说是亮军刀好,还是举军刀好?”真让我莫名其妙!

哈哈,小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如柳絮一样自由,用文字记录自己,用爱滋润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5 00: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泡语文在2006-1-14 16:12:00的发言:

嘿嘿,有其母必有其子!

母亲这么厉害,儿子当然厉害!

嘿嘿,哪有泡语文厉害?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主题

3123

帖子

4683

积分

藏风真君

Rank: 4

积分
4683
发表于 2006-1-15 11: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有趣!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7

主题

5681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3191
发表于 2006-1-15 1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不觉,儿子长大了:))
我笑便如春花,没人可以拒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06

帖子

145

积分

弄潮儒生

Rank: 2

积分
145
发表于 2006-1-15 15: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仅是母子,还是朋友,这才是新型的母子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67

帖子

97

积分

弄潮儒生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06-1-18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故事马?让我瞧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8 20: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臭小子常常偷偷搽我的化妆品.今天吃早餐时感觉他脸上的香味不对,我就盯着他的脸看,他厚颜无耻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呀!"唉,这臭小子油嘴滑舌倒不用学.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8 2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去外校监考,因为监考学校离臭小子的学校很近,就约他出来吃午饭.天下着雨,只有一把伞,怕他身上淋湿,只好挽着他的手擘,谁知人家不干,还说,别这样,难受!小子长大了,赚弃老妈了,惨呀!

今天晚上回家逼他交代不要我挽他手臂的理由,臭小子居然说:"你挽着我,要给我班女生看见了,他们说我挽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雨中漫步,以后还会有哪个女生给我写条子?这么聪明的人连这点都不懂,怎么做老师?"不知是夸我还是笑我,瞧,又被耍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8 20:31:55编辑过]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19 15: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历乙酉年散文诗作集

溧阳市文化小学 韦菊仙

七绝一首

——赞花解语“一周视点,暨硕放相聚(藏头诗一首) ”

花香袭人熏冬暖,

解落秋叶话论坛。

语文国里盛事至,

妙在硕放美梦圆。

写于12月12日

十六字令三首

叹师难

其一

师,

朝出夜归未有家。

惊对镜,

皱纹堆满颊。

其二

师,

颈椎腰椎增生难。

疼痛急,

试卷堆如山。

其三

师,

千般武艺样样全。

长人令,

惶惶度日烦。

如梦令

今夜星光凋落,

虫儿也无觅处,

寂寞凤凰村,

未有网友关注!

止怒止怒!

洗漱闭眼安宿

电瓶车被盗感怀

昨晚坐骑“送”小偷,

心情郁闷无着落。

老公远飞呼不得,

仰天对骂无人会!

罢罢罢,

唯有步行上班观街景!

唉,整个儿一阿Q!

写于11月18日

谢凤凰

(零六年新年随感,作诗一首,恭祝凤凰新年腾飞,祝全体网友心想事成,快乐连连!)

凤凰好,

论坛话发展。

母语情结心心念,

实践探索时时研,

能不谢凤凰?

怀念

眼角盈泪的时候,

最思母亲苍老的双手,

帮我慢慢、慢慢地抹去。

身心俱疲的时候,

最想母亲并不宽阔的怀抱,

让我软软、软软地靠着。

心灵孤寂的时候,

最念母亲傍坐于旁,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地低诉……

读“语韵茶吧”颜料儿《红楼女儿问》感怀

红楼梦醒大厦倾,

千红一窟女儿贵。

古今多少相思泪,

不若雪芹手一挥。

写于零六年一月八日

正月里,母亲来我身旁,满心欢喜;

  桂花开,母亲执意回归,黯然神伤。

母亲,七十九岁的高龄,一个人呆在故乡的老屋,烦……

每每夜半惊坐,以为母亲不测,清醒时才知刚从梦中醒转,恨自己怎可作此恶梦,“呸呸”连声。母亲,女儿的牵挂你可曾感应?

正月里,软磨硬泡,总算赢得老母归,喜……

回 家

  此后下班,第一等要事便是回家,回家回家,因为家有老母。走近电话防盗门,没掏钥匙,门居然是开的,巧了,正好有邻居外出,心中小喜。拉开门,未见人影,奇!难道是母亲?“蹭蹭蹭”登上二楼,大门已开一缝,母亲正拿着她亲手为我缝制的拖鞋守候!说:“底下门已开了好半天,怎么才回呀?”喉中堵塞,泪欲涌出。

  此后上下班,每离开或走近家门,摹然抬头,必见母亲在二楼后窗前凝视女儿的殷切身影。离远些,再回头,身影依旧,再回头,身影仍依旧。问儿子,也说天天如此。

母亲,你在守望着什么?

得 意

晚饭后坐在电脑前,端一张靠椅让母亲傍坐。边敲击键盘,边听她絮絮叨叨说着家长里短,偶尔答一两声,惬意!

母亲剥着老家带来的炒花生,花生仁已然堆成一小堆,也没见她品尝一粒。儿子来到书桌前,抓起一把灌进嘴里,母亲没作声,再抓起一把再灌,母亲急了:“留点给你妈,你妈从小就爱吃花生米。”儿子特坏,故意逗母亲,一网打尽。母亲佯作气极,我笑劝:“他是我儿子,你疼我,我疼他,我吃就是他吃。”母亲又剥,以防儿子偷袭,剥完直接塞进我口中。

母亲,原来我仍是你怀中的幼儿!

负 担

九月,母亲连日头疼,去医院,高血压,一百九,易中风!!心如焚……

晚上坐母亲床头,反复劝说高血压无甚论。母亲不依,仍要返家。轻轻哄着她入眠,许诺返家的日期。母亲闭目蜷缩,如听话的孩童。

母亲,你可知,你也是我的宝贝!

牵 挂

送母亲回到遥远的小山村,水果、药品、衣物尽量齐备,对兄嫂千般叮咛,万般嘱咐,惟恐他们不是母亲亲生。

返程时,见母亲孤独倚靠在围墙门旁,泪水涟涟,还在说:“放心放心,把凯儿带好,过一阵想你了我再去。”

上车途中,听嫂子说,母亲怕老在我家,新买的房子,不吉利。

母亲,这一辈子你为公婆、为父亲、为子孙、为亲友、为邻里……考虑得太多太多,你可曾为自己打算过?

昨夜夜半惊坐,以为母亲不测,清醒时才知刚从梦中醒转,恨自己怎可作此恶梦,“呸呸”连声。母亲,女儿的牵挂你可曾感知?

怀念父亲

今天是农历冬月二十六,父亲的忌日。十五年前的这一天,父亲因病溘然长逝。丢下银发老妻和我这待嫁的女儿。我相信父亲是带着诸多的遗憾走的,因为他一直想和我说点什么,但却一直也未曾开口。

父亲去世前五天又发病了,那天已是夜里九点多钟,天气特别的冷,西北风也刮起来了,天气预报说第二天要下雪。这种天气对父亲一向是个关口,可当时的我并不特别清楚。只见他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一声声粗重的呼吸仿佛重鼓,一声声擂在我的头顶。我拍着父亲的背想为他减轻一些痛苦。可是,父亲推开了我,命令母亲把我赶出房门,并且锁上保险,只留下母亲在房中。因为他怕把病传染给她最心爱的女儿。透过模糊的窗玻璃我仍看到父亲身子的剧烈抖动,听到他的一声声、一声声摧心裂肺的咳嗽!

兄姐全在外地,我疯了一般地驾板车、铺稻草、抱棉被,又疯了一般地把房门擂得山响。母亲开了门,当时不知哪来的力气,我把父亲强行背上了板车。然后拖着板车直奔乡卫生院。父亲一路上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母亲提着马灯让我等等她的呼喊,我也听若未闻,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快!五、六里的路不过二十几分钟就赶到了。

经过一夜的抢救,父亲有所好转,雪后的天也放晴了。看着父亲有些血色的脸,我天真地以为父亲又一次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忙着为他买小笼包子和红桃K,可父亲却什么也吃不下。我在病房里忙来忙去,父亲的眼光也跟着我转来转去。想着工作几年来,每天下班父亲总要给我一个惊喜,或是哪里藏几个我爱吃的水果,或是锅里烘着咸咸、薄薄、脆脆的锅巴,看着我尽情地吃,那眼里就满是慈爱。他把自己二十几岁的女儿仍当作不谙世事的孩童,父亲,真好!

可傍晚时,父亲又有不适,院长再次检查后告诉我,父亲情况很严重,已转为肺心病,我当即要求转院,可医生说,转院也没有太多的办法,父亲不适宜多动,要完全静养,否则……我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个人站在医院黑黑长长静静的走廊,像无依无靠的浮萍,任涕泪横泗!父亲一生命运多歼,九岁时就因病死过去半日,后来放在小棺材中准备安葬,突然却醒转要吃饭,而捡回一条命。文革时后因家庭成分不好,常常被村人批斗,家产也几被分光,但他始终坚守着诚实自强之本,养活了五个儿女,并苦撑着一个个送入学堂。生产队里最难干的事总是父亲挺身而出,辛苦吃亏几十年,换来一世好名声。如今,我们一个个大了,希望他能享些清福的时候,他却患上了恶疾!命运对父亲是如此地不公,苍天啊,你怎忍心夺走他的生命?

  第三天,父亲要我拍电报给远在滁州的大哥和西安的二哥,要他们尽快赶回来。并且要求马上出院回家。父亲做事一向先知先觉,我知道已回天无力。

  回到家中,父亲把他身边的积蓄全部交给了母亲。看着我,从不流泪的父亲泪从中来,他是不放心还没出嫁的我,但父亲还是没说什么,也许他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担心自己的小女儿能独自走好今后的人生。

  当夜,父亲一夜忽起忽卧,我也跟着搀扶着他一会儿下床、一会儿上床,记不得一整夜有多少次,后半夜我已经疲劳到了极点,后来父亲唤我,居然没有听到,还是母亲扶着他起起落落。我根本不知道这就是父亲去世前的征兆,要是知道再疲劳我也会顶着,可是这永远成了我心中的痛。

  第二天一早,哥哥、姐姐们一个个也都到了家,父亲居然能吃点粥了,这让我兴奋不已。想着班里的学生,我又去上班了。可当天夜里,父亲睡过去了,再也没有叫我给他倒水,再也没让我扶他起床解手,再也不会醒转了!!

  在父亲去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这是一个梦,也许哪天父亲又像我小时候时常驾船出航,说不定哪一天又会带着我喜欢的大包梨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有时走在街上,看见一个跟父亲背影相似的就以为是父亲,忙忙地跟上去,等走到跟前,发现认错了,这才想起父亲已离我而去,不禁悲从中来。在父亲去世的很多年里,我都会梦见他仍在勤劳地耕作,或种菜、或耕田、或喂牛,勤劳了一辈子的父亲怕在九泉之下仍在不停在劳作吧?

  十五年了,每当到了父亲的忌日,伤感仍会悄无声息地爬上心头。刚打电话给兄姐,他们好像都忘了,或是故意不再提起,以增对方伤感吧。我也只好说些无关痛痒的关怀,怕触动了他们心头的愁绪。毕竟父亲是希望他的儿女一个个幸福安康的。只是母亲那儿,我却无论如何鼓不起勇气,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向她问好。不知道孤独的母亲今天会如何怀念我的父亲,只能遥祝母亲快乐健康!

我的启蒙老师

  严格说来父亲应该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四十二岁。在我之前,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饿死在那场浩劫中,再加上年岁的相差,父亲对我的爱就已经有了隔代亲的感觉,宠爱、溺爱、不加选择的爱。

  七八岁之前是骑在父亲的肩上长大的。去外婆家,去赶集,父亲顶着我,一路上陶醉在呆头女婿、田螺姑娘、七仙女配董永等等的民间故事中,百听不厌。父亲有一幅好嗓子,十里八乡非常出名。骑在父亲肩上的我,常常捏着父亲的耳朵要听山歌。父亲就把我放下,拉着我的小手用本地方言唱起来。至今仍记得一首女唱男对的抗日歌,怕史料中也不见得有记载了吧。

女:月亮尖尖高,挂在梁中梢。小奴家(不知道是否对,只是我的揣度)在风中,心中正苦恼。

男:你苦恼什么呀?

女:我苦恼我的郎,死得真冤枉。蒋匪军撂炸弹,撂在我郎身中。

男:那你为什么不报仇呀?

女:我心中想报仇,脚小不能走。三岁的孩儿呀,我撂给了哪一个?

男:你不是有姐和妹吗?

女:撂给了姐和妹,参加了妇女队。做鞋子做袜子送给了解放军。

……

  父亲教给了我很多的山歌,插秧时唱的,车水时唱的,送新郎新娘入洞房时唱的……宛转的曲调,幽默诙谐的唱词,唱亮了我整个的童年。小时候有小朋友想欺负我,我也常会用为他们唱小曲儿的方法来化解。

读初中时,曾和兄姐想把父亲唱的一些山歌整理出来,心想着这都是我们本地民间的瑰宝,应该流传下去,父亲也非常赞同我们的想法,但总也静不下心来。如今,父亲已作古多年,怕在九泉下也会责怪女儿的不孝吧。但愿那优美的山歌能解除父亲地下的寂寞。

父亲除了教我唱山歌,也教我背过一些启蒙诗。如:“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小时候我们的教科书上根本没有,因此还小瞧过父亲,说“什么臭诗,我们书上都没有,假的。”等到做了语文老师,读到《师恩难忘》中这首诗时,不禁潸然泪下。此时父亲离我而去已整整十三年了。启蒙之恩已无法表达。真是诗文依旧,而人事全非。

父亲还教我背过《三字经》、《百家姓》,还告诉我,百家姓中,我们的姓氏“韦”排在第十二位,心里还有些莫名的沾沾自喜。那时没有书,只能口耳相传。在我的心目中,父亲是个文盲,不识字的。直到后来,父亲买了根新扁担,拿着我的毛笔和墨汁,在扁担里部写了五个非常标准的颜体字——韦火松记用,才让我们几个读高中、初中的兄妹惊诧不已。

后来才从母亲的口中陆陆续续知道了父亲当年读书的一些趣事。我们家在当地算个富裕的人家,有八十几亩地。农忙时,家里要请三桌劳力帮着种田,他们被称为上人,要好酒好菜地招待他们。当然,家境也较为殷实,所以作为长孙的父亲就被送进了私塾,可父亲不爱读书,却喜欢和伙计们一起种地、斗嘴。虽然父亲天生聪颖,怎奈顽劣不堪,常受先生责罚。被戒尺打手心是常有的事。读了两年后就再也不肯进私塾。这对于父亲来说也许是不光彩的一页吧,所以他从未和我们提起他读过书的事。对于我们成绩的好坏他倒也不太在意,所以我们兄妹几个倒也活得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名利与地位也看得稀松平常。

父亲,我的启蒙老师,给了我诗一般的童年。他,一个农民,用他的故事,用他的山歌,用他知道得不多的诗文,更用他博大的爱点燃了我幼小的心灵,激起了我的中华文化深深的眷恋。

在父亲去世的忌日里,作此文字纪念他!

茶余饭后“骂”老公

  今晚饭后,老公正瞪着牛眼看我跟谁聊天。

  说是“碗不洗,地不扫,只管网游,哪天他送我一台笔记本,扫地出门,让我云游四方,有家难回!”我心想,正中我意,就怕你左堵右拦,横刀堵门,让我无法出家。嘴上却涂了蜜,娇声柔气大哥长老公好,洗碗扫地男子汉应冲锋陷阵。

  心里骂,这臭男人真是嘴上强硬,内里糟糕。我真的离开家,你保险涕泪横流,儿子成出气筒倒了大楣。若不是力气小,手没劲,定让你尝尝小女人的花拳绣脚,打得你鼻青脸肿跪地求饶洗碗扫地样样全包。

  怎奈他眼一瞪,拳一挥,出了书房。转眼间电视响,足球队闹闹哄哄。哼,什么叫痛苦居然还不知道?看国家队痛上加痛,中国男人威风扫地,你不过是一丘之貉,有甚心可操?叫什么好,喊甚么彩,心里气实在难消。罢罢罢,骂几句,权当他三岁儿娇。今晚上霸书房,陪电脑,让他尝守空房做孤梦心内独焦。怜香惜玉都不会,做啥子娶妻生小?问世上男儿做什么都要和妻子争理多理少?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命皆可抛,为家务争多争少岂不可笑?

电视仍响,鼾声却起,我气还未平消。他倒好,脚不洗,牙没刷,睡着了还出声啼叫,多像只肥猪猪吃饱了还自顾自哼哼直闹。

(今生今世曾问:怎么会为做家务而烦?)呵呵,怪只怪他以前惯妻惯出了毛病,如今对家务,本女士常常束手无策,不骂他更骂谁,我也无绪。只是把此茶吧当作休闲去处。今生今世别操心,清官尚且难对家务事,我清风眼一闭,心一横,来个笑脸相对。即使他有满肚气,满身劲,又能咋的?

霸书房,陪电脑,只是说说笑笑。打呵欠,眯双眼,倦意难消。听那厢鼾声此起彼伏,我这里独坐形单影只。想睡就睡管他臭男人架子十足,总不能伴星星伴月亮到天明让他笑俗?

写于2005年11月5日

臭小子成长记

整儿子的感觉

今天早晨大雨,五点多躺在床上听着窗外滴滴答答地缠绵,不禁担心起儿子来。该起来给他做早饭了。但想起他昨晚对我的不敬,我曾警告过他,今早绝不叫他,让他迟到被老师整!绝不给他做早饭,饿扁他!切,臭小子,当你妈吃素呢!正想着,他居然起床了,平时可要我千呼万唤也要抱枕遮面的。好,初战告捷!

  该开我房门了吧!开得开才怪呢,我上保险了,以防他半夜钻我的热被窝!果不其然,他先不停地转着门把手,没用!咚咚咚,咚咚咚!敲起来了,不过没有了前几天的嗓音,文雅多了,然后是一叠声地喊:“妈,早上我吃啥?”关我庇事,不理他!我心里窃笑,离开我没日子过了吧!!他看看没戏,进了卫生间。

  睡懒觉的感觉真好!我想着这臭小子嘟着嘴洗漱的模样,一定很有趣,说不定嘴里又在骂着我了,哼骂吧,本老妈绝不心慈手软!

  六点二十,我也该起床了。

他居然坐在餐桌旁美美地享受他的早餐:玉兔包、小笼包,外加一杯热腾腾的豆奶!对于吃他一向不含糊。不过没想到他也会蒸包子!饿不扁他了。他斜眼看着我,一脸得意之色。切,会蒸包子有啥稀奇,白他一眼,我也进了卫生间。他靠在卫生间的门上美美地咂着嘴,还说:“真好吃,真好吃,韦老师,你想吃吗?”“吃你个头!”我咂给他他一句。“没风度!锅里还有呢,给你留的!”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臭小子总算要出门上学了,从小他就特别恋家,每每早上起来后磨蹭来磨蹭去就出不了门,搞得我天天早上像个催命鬼。看在他为我做早饭的份上,提醒他带上我的新雨披,别被雨淋了。(他的雨披已失踪了四件,什么物件跟着他都得品尝被抛弃的痛苦,不知道他哪天会把我这老妈给弄丢。)他得意地套上雨披,嘴里还哼着林俊杰或是周杰伦的歌,还在我肩上拍一下,全然忘了昨天给我的气。

门关上了,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下去,估计今天不会再回头了。每天早上他出了家门总要回转,不是忘了钥匙就是忘了书本文具。不过二三十秒钟的,可怜的门又被擂得山响!简直把我气晕,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长记性!充耳不闻,谁让他老患“选择性中耳炎”,我只顾刷着自己的牙!一会儿,门开了(他掏钥匙开的,实在很难得!),他把雨披放在鞋架上说:“妈,雨不大,我撑伞,你路远,还是你穿雨披吧!”什么时候雨小了,我竟不知道。这孩子自己不想用的东西就给我,没办法!

洗漱完毕,我打开窗,只见外面的雨飘飘洒洒只往家里钻,雨不小呀!楼下,儿子已从车库里推出了自行车,一手撑伞向远处冲去!“雨,这讨厌的雨!”我仰望苍穹嘀咕着……

多变的爱好

臭小子这一阵兴趣爱好像是小姑娘的脸,说变就变。两个星期前爱上了弹电子琴,一放学回家作业不做,零食没吃就趴在琴上不停鼓捣,什么《十一月的萧邦》《夜曲》《发如雪》,吱吱呀呀不成曲调,害得我只得耳塞棉球,向他讨饶。可人家不干,非得逼我静坐欣赏。这哪里是一个母亲过的日子?

  前几天突然又爱起了书法,每天拿着笔,写着什么行楷,章草,还不时从电脑中查什么繁体字,让我上网都不得自由。还得意地在我面前吹嘘,全班同学都以拿到他的书法作品为荣,括弧包括女同学,写了几个字就得瑟得不行。我赶紧恭敬地拿来一本新日记本,说:“请给我签个名吧,我拿去拍卖一定**!”这才堵住了他的乌鸦嘴。

这几天不知为何,臭小子强烈爱上了写诗。我正美美享受着鱼头汤,他停下筷作深思状,突然一只手劈向我的脖子,凶狠地问:“你说是亮军刀好,还是举军刀好?”真让我莫名其妙

油嘴滑舌

臭小子常常偷偷搽我的化妆品.今天吃早餐时感觉他脸上的香味不对,我就盯着他的脸看,他厚颜无耻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呀!"唉,这臭小子油嘴滑舌倒不用学. 今天去外校监考,因为监考学校离臭小子的学校很近,就约他出来吃午饭.天下着雨,只有一把伞,怕他身上淋湿,只好挽着他的手擘,谁知人家不干,还说,别这样,难受!小子长大了,赚弃老妈了,惨呀!

今天晚上回家逼他交代不要我挽他手臂的理由,臭小子居然说:"你挽着我,要给我班女生看见了,他们说我挽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雨中漫步,以后还会有哪个女生给我写条子?这么聪明的人连这点都不懂,怎么做老师?"不知是夸我还是笑我,瞧,又被耍了!

四个桔子

  话说8日下午,我和荆棘鸟兴头头赶往硕放,下午二点十分下了无锡长途车,严格按照王卫所导,登上35路公交车,哐当哐当走了一个小时居然还没到新区公交车站,心里那个急,真是百猫挠心。这臭王卫咋就不告诉咱们无锡到硕放有多远,怕沈站取消活动也不该这样呀!愚弄老百姓,等见了面得敲他。后来居然真的敲成,此是后话,且听下回分解。急着、恨着、叨着、盼着,经过一个小时又二十分钟,总算老天爷开眼到了新区公交车站!

  下了车就等32路吧,等呀等呀,咋就不见来?眼睛望直了还不见32路的影子。想当年,等初恋情人也没有这般急过。

  哦,那长长的,带着蓝色条纹的32路总算袅袅婷婷,仪态万方,姗姗而来。上吧上吧!找了个靠后门的座位赶紧坐下。嘿,这下心定了,五点赶到硕放不成问题。过了两三分钟这车怎么还不见启动,乘客早就上完了呀,又不是火车过北京站,真是的!侧耳倾听,前面传来争吵声。原来是一位五六十岁的银发老太太,没有投硬币,被司机抓住了,正吵呢!司机一定要老太太投钱,而老太太反复说自己没钱了,下次补上,司机可不干了,双方僵持着。这岂不是拿我等宝贵的生命开玩笑吗?气人气人!不就一块钱嘛,我丢不就是了。于是,掏出一块硬币当啷啷丢进钱箱,那感觉,爽!还不忘叮嘱一声:“司机,我替她投了,您请开车吧,我们还要赶路哪!

  车子总算开动,司机还在喋喋不休,说是你这张老面孔,怎么还这样?我和荆棘鸟暗暗推测,这老太太看来是常常逃票的,难怪司机有意见!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到硕放了。正准备下车,嘿,那老太太拎着一个装着水果的红塑料袋,来到我跟前,说:“姑娘!(承让了)谢谢你帮我付车钱,真的不好意思!这几个桔子给你尝尝,谢谢了谢谢了,我真是没带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已冲下车去。一车的人望着我,我却傻傻地站着,不知说什么好!先前的推测不是对老太太人格的侮辱吗?一文钱难死英雄汉,这样的事很多人都遇到过啊!看着塑料袋里四个黄橙橙的桔子,心里充满了温暖。在无锡风俗中“四”是“发”呀,老太太真会讨口彩的!接受吧接受吧,这真情的桔子!这是硕放也是凤凰给我的第一份大礼,我领了。

后 记

以上所记的所谓的诗文,不过是在“凤凰语文网”上的一时感怀,没什么艺术价值,因为课题需要一些资料,所以就拿来充数。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24 22: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养儿才知为母乐

  这两天一直忙着清洗,腰酸背疼,连午饭也吃不下,洗完后,忍不住卧床小憩一会,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听到书房清雅的音乐夹杂着厨房传来的吱哩啪啦声,莫不是臭小子在做饭了。呵呵,那就坐享其成吧!

  过一会儿,厨房声止,儿子来我房里,见我醒来,满眼的得意:“妈,别起来了,我端到床上给你吃。”呵,我做皇后喽!一会儿,果然端来了一碗蛋炒饭。儿子的蛋炒饭得他爸爸真传,做得一向比我好,只是难得吃到。然后给我找来毛巾铺在被子上,看着我吃他才去餐厅吃。过一会儿又给我送来一杯开水。

  真是养儿才知为母乐!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9168

帖子

1万

积分

得水易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203
发表于 2006-1-25 0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的 风清月朗
船儿载着希望,载着梦想,努力驶向凤凰的彼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83

帖子

2388

积分

藏风真君

Rank: 4

积分
2388
发表于 2006-1-25 15: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感觉真好
凤凰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83

帖子

2388

积分

藏风真君

Rank: 4

积分
2388
发表于 2006-1-25 1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你有如此才华横溢的儿子,真是羡慕死我了……唉,年后让我的儿子拜你为干妈,讨点文学灵气。
凤凰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6

主题

1383

帖子

2388

积分

藏风真君

Rank: 4

积分
2388
发表于 2006-1-25 16: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你的大作,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才子、孝女、贤妇、慈母……水平有限,不知用什么词来夸你。
凤凰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2

主题

4454

帖子

9569

积分

闲适钓翁

Rank: 5Rank: 5

积分
9569
 楼主| 发表于 2006-1-25 18: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美丽儒生在2006-1-25 16:04:00的发言: 好诗!你有如此才华横溢的儿子,真是羡慕死我了……唉,年后让我的儿子拜你为干妈,讨点文学灵气。

太好了,我又白捡一儿子.

欢迎访问风清月朗博客 http://blog.cz001.com.cn/index.php/569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凤凰语文论坛  

GMT+8, 2018-10-19 09:08 , Processed in 0.149487 second(s), 17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3-2014 凤凰语文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